新葡萄娱乐场网站-新葡萄娱乐场首页

元培视野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元培视野

元气人生 | 岳师孟:登上一座山

 

编者按

《元气人生》专栏

学业之外,大学生活中仍有广阔丰富的领域待我们探寻;各行各业里,曾为世界着上自己颜色的那些亮眼身姿,也不只是汗水和泪水浇灌出的花朵。元气人生专栏以元培人多样的选择与探索为主题,希望以我们的访谈,向各位读者呈现大学生活可能应有的种种多彩面貌,以及这些探索“得失”背后的那些个人生命路径、关系羁绊与生活样态。

2020年8月17日17:20分,北京大学山鹰社阿尼玛卿登山队成功登顶海拔6282米的阿尼玛卿山主峰玛卿岗日。

当站在雪山之上,展开山鹰社社旗,俯瞰脚下壮阔群山时,心中将何所想何所思?

与山鹰社结缘,成为登山者的过程,也正是不断探索自己的可能性边界的过程。

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在登山队中负责摄影、营地装备的元培学院2019级岳师孟同学,一起聊一聊关于山鹰社,关于元培,也是关于我们的故事。

岳师孟

元培学院2019级本科生

现任山鹰社装备部部长

 

01

“登上一座山”

 

Q:我们了解到您作为山鹰社的一位成员,参加了这次登山活动,然后登上了雪山。您作为队员,我们特别期待您对这段珍贵回忆的分享,其中可能有一些困难,也可能有一些有趣的故事,难忘的经历,想听听您的分享。

 

A:山鹰社年年都会登山,应该是已经30年了。然后说即使是疫情期间的话,也希望能把这个活动继续传承下去。一开始其实今年定了一个难度比较大的山,但是因为疫情,在家嘛,然后就没有办法去做那些技术训练、体能训练之类的,所以也是几经波折了。

 

然后换了另一座备选的山,是在新疆,但是后来新疆又出现疫情,又去不了。最后换到了这座山。这座山的考虑也是它的地形还有难度上,路线也比较成熟,然后但是地形上又有一些比较可以训练一些技术的地形,然后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希望尽量还是去练习一些。

 

Q:这样几经波折,也算是延续了山鹰社的一个优良传统。这是您第一次登雪山的体验。有没有特别可以分享的,比如很新奇,遇到一些自己在准备的时候没有遇见过、没有处理到的困难?

 

A:这个故事就很多了,肯定有很多事情都是之前从来没干过的。比如像我们以前出去玩,假期出去玩的话,一般都会是家长给安排好或者怎么样,然后自己干什么也都是在一些开发的很成熟的地方。

 

这个时候第一次依靠自己组织开展的一个活动,就需要自己去联系很多后勤的东西、装备的东西,去买、去和一些人去沟通的过程。对我来说一开始还挺有点担心,有点紧张,但是后来发现其实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困难,去和这些人交流,然后去把这些事情都置办下来。

 

Q:这样一段全新的体验,自己经历过登山的过程然后亲眼看到的,才是最震撼的、深刻的风景,可以聊一聊山上的风景吗?

 

A:对,其实也经常听老队员描述雪线之类的那些。不管是说漂亮,还是说环境很幽静,很那种有点世外桃源那种感觉,但是自己真的到环境里还是感觉很不一样。虽然入选登山队就意味着肯定最后会去登这座山了,但是真的自己到了雪线跟前还是挺难以置信的感觉。

 

 

Q:我们这些没登过山的都对登雪山有一种就期待,然后也好奇。您在团队中是具体负责什么工作?

 

A:职务的话是营地装备去管一些,包括在大本营搭帐篷,主要是管前期买那些帐篷雨布之类的。然后到山上还有一些山上专门用的那种专业的营地装备,就会我去管。但是实际上这些东西不单是靠职务去操心它,到真的干活的时候,比如说搭帐篷的过程,肯定是大家所有人一起去搭。 

 

Q: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非常特殊。这个疫情就对于你们具体的平时训练和前期准备会有什么阻碍?

 

A:就是没法一起训练,然后也没有办法来学校或者什么样的场地。我们的训练主要是一方面是技术训练,一方面是体能训练。技术训练就是一些在山上那些路线去加入什么啊,然后怎么沿着路上走之类这些技术。以往都是在学校的营地训练,但是疫情期间的话就不能回北京,不能进学校。就是自己维持一下体能这样。

 

而且就算是体能训练,在家肯定一方面是得不到很多指导,然后也不敢去做得很极限的。因为以往一个团队的人一起训练的时候,就会互相照应着点,也会互相激励,然后就会训练的效果会更好。自己在家还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包括环境,比如说没有操场,然后有的时候跑步的地方也不好找之类的。

 

在这样的冲击下,山鹰社仍然是很好地完成了这次登山的活动,仍然是一个很完美的活动。

 

 

02

“山鹰社的故事”

 

与山鹰结缘

 

Q:然后我们可以继续聊一聊就是在山鹰社平时的内容,就是你当时为什么会就想到要加入山鹰社,是有一个具体的契机,还是自己一直就有这方面登山的爱好?

 

A:我其实也比较喜欢户外活动,热爱自然,反正不是很宅那种。我家长也是在我小时候就经常带我去爬那种小山,去香山或者怎么样。然后初中开始就有一些那种类似于山鹰社活动,但是强度要低很多,走那种山里的小路,不完全是那种景区铺好的路,就去徒步。

 

所以说我就早就有加入山鹰社的想法,但是我确实一开始没有想到会去这么深入地去参加它的活动。我一开始想象的比较佛系,平时练一练保持活动,然后周末去爬个小山郊游一下,我们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但后来每次出现一个新的活动的时候,我就总想着,我要是在这块不尝试一下,我在别的地方也没有机会去比如说攀岩。实际上我是从加入攀岩队开始,然后一步一步开始走的比较深入,然后每次出现新的机会的时候都想去尝试一下

 

温暖的共同体

 

Q:和一帮志同道合的人走到一起,然后把握机会,不断的尝试新的内容。可以谈谈山鹰社平时的训练吗?

 

A:其实没有深入了解山鹰社的很多人会觉得,你们好硬核,然后就不是适合我的这种活动。但是实际上对各种体能水平的人来说山鹰社平时都有合适的活动。

 

比如平时的晚训这种强度对大家就都很友好,而且如果能坚持下来的话,它是引导你去不断突破自己的一个过程。虽然会有很多很强的人,但我们很强调的一点就是说,如果就算你很强,然后你有一个队友很弱,然后比如说在野外的时候,他在山上走得很慢,你也一定要对所有的人负责,然后要陪他走完。一定不会说因为一个人走得很慢,或者体能很弱,就去就去看不起他或者是怎么样。

 

Q:团队非常重要。在山鹰社平时有没有什么非常难忘的经历,比如一些有趣的人或者训练中发生的有趣的故事?

 

A:山鹰社会训练的过程其实挺严肃的,就是在训练过程中会很严肃,不会那种说说笑笑的,但是训练完之后大家立马特别亲密那种感觉。有的时候感觉完全换了一个状态。反正我一开始的感觉是在队伍里有点紧张,怕一不小心就违反什么纪律之类的。但是后来发现老队员都其实特别友善,然后一开始印象很严厉的那些人,后来也看到他们其实就会有很活泼、很有意思的一面。

 

 

成为登山者

 

Q:对于登山这件事来说,您觉得作为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登山者,或者包括山鹰社所追求的这些训练目标,它需要什么样的品质?

 

A:我觉得首先我肯定还没有不太有资格谈什么所谓优秀的登山者之类的。我对这方面的了解肯定也是不够多的,很多老队员肯定他们有很深的理解。我觉得我的理解对他们来说肯定算是太粗浅的一个认识了。

 

我觉得这种登山过程中的成长或者收获,不太能说你一开始有一个什么样的目标,它去培养你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是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就会给你带来一些前期你设想着绝对不会提前就想到的一些改变。我觉得这次的话,让我重新开始看待自己和别人的联系的过程。反正我之前就经常觉得大家在一起干什么事,然后我的主要关注点都在这个事上,比如说我觉得我加入攀岩队,我就去好好攀岩,然后加入登山队,我就去好好登山。然后我这次体会到不只是这件事,另外去认识这一群人,也这个团体本身就给人很多支持。

 

Q:谈谈您平时在社内的工作内容?

 

A:现在的话,是装备部部长。就是说社里有很多装备,不管是登山攀岩用的那些技术装备,还是平时也会用到野外的或者是什么其他时候的那些包、帐篷那些东西,就是那种东西的维护,维护管理。需要用的时候就要去管,把它借出,来还回去,这个过程中的清点交接之类的。

 

 

Q:对于新加入山鹰社的新生而言,你对他们有什么想要说的?

 

A:我觉得社里有很多人就会特别有目的性的,比如说想去登山,然后就去一步一步的去跟着这个过程走。就是说比如说要想去登山,要先去冬训,然后要想去冬训,前面需要满足什么条件之类的那些,就这种一步一步的这个过程。 

 

但是我觉得这种当然很好,如果确实是就有这么一个目标的话。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如果不是这样,如果一开始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或者甚至是一开始就很明确,我就是没有想去登山,我觉得这也不是一个坏事。

 

在社里我们经常会说一起变强或者什么一起登山之类的这种事情,但是我觉得另一方面并不是说一定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登山者,才是一个成功的山鹰社员。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能收获到快乐,就是社团能带给你最大的收获。

 

其实我这个时候也就想起当时新生找导师谈话的时候,我跟吴(艳红)老师聊,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说元培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并不是说要培养出多优秀的人,就是我们把全国众多高考的尖子都汇集在这,但是最后真的能成为社会精英的人最后到底能有多少?能有20%吗?或者能有多少吗?然后她说我们最后的目的并不是说让所有人都变得多优秀,而是让大家就健康快乐地度过这4年,然后我就觉得这句话对我触动挺大的。

 

所以说包括在山鹰社,我也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不一定是要让自己变得多强,或者要让自己变得有点功成名就或者怎么样。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说,在这个过程中你感觉很快乐,然后有归属感,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

 

 

03

“山鹰之外的故事”

 

Q:最开始我们提到你在大一的时候,其实是整体上是一个比较忙碌的过程,在山鹰社的训练和自己平时的学业中间,会怎样去找到一个平衡点?

 

A:大一的时候其实就没找到,比较就手忙脚乱的状态。不过我觉得可能大一的时候,包括我和大家聊天和老师聊天,好像大家都是一个比较手足无措的状态,可能这种生活方式还没有太习惯过。

 

现在可能比以前要好一点,但是肯定还没有达到一个很游刃有余的状态。

 

Q:您是心理方向的,在心理方向的学习这方面,有没有专业未来的一些专业规划或者专业意向?

 

A:现在其实对更具体的知识或者是所谓感兴趣的研究课题之类的还没有太明确,因为这种东西你专业课都还没上几门,就没什么概念。我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说我比较想去尝试做科研,但是这个就很笼统,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划之类的。

 

 

Q:在接下来还有几年的本科生活中,是否会在兼顾比如心理方向科研的同时,一直保持这种对登山的热爱?

 

A:反正我觉得我肯定会尽量继续去参加山鹰社这方面的活动。然后我觉得要懂得取舍,我就几乎没有在其他团体的活动。我觉得自己这种事情提前想好,然后提前做好选择。然后我觉得山鹰社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是一个比较高优先级的位置。

 

 

 

 

TOP
Baidu
sogou